任正非的5次警告,都是乐观的开始

任正非共计发布了5次内部警告:

  • 2001年3月,发表《华为冬天》

  • 2004年3季度,提到“华为要注意冬天”

  • 2008年底,第三次提及冬天,并提醒员工“也许2009年、2010年还会更加困难”

  • 2016年12月,内部邮件表示“金融危机可能即将到来”

  • 2022年8月23日,内部发文,称“把寒气传递给每个人”

实际上,当“尖子生”说坏了坏了,其实他已经好了(准备好对策并扛过了最难的时刻);当他一声不吭的时候,才可能是他最严重的时候。

当尖子生说坏了的时候,通常会是最黑暗的那一刻,也意味着黎明不远了。

请注意,经济学家的警告和企业家的警告,发声点并不一致,也往往不是一回事。

我将任正非的5次警告,拟合中国GDP增速变化和上证指数市盈率变化,做成非常清晰的图表,大家一览无余:

任正非与宏观经济.png


从上图可以清晰地看到,任正非的每次警告,无一例外,都发表于GDP增速即将反转的前夜,而并非是有预见性的提前发声。

2016年12月的第四次发声,所处经济环境不是太明显,但实际上也是恰好处于GDP增速的低点,在此之后,GDP增速开始缓慢提升,直至疫情的突然来袭。

下面,梳理一下任正非每次警告的宏观经济情况。


2001年第一次警告

2000年,华为年销售额已达220亿元,利润29亿元人民币,夺得全国电子百强首位。2001年3月,任正非发表了著名的《华为的冬天》。他表示,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对成功视而不见!也没有什么荣誉感、自豪感、只有危机感!也许是这样才活了10年,我们大家要一起来想想,怎样才能活下去,也许才能活得更久一些。

此后,华为于2001年10月将旗下电源部门安圣电气以7.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艾默生,换取现金流以过冬;同时,强化企业管理和员工的末位淘汰制;在积极开拓国际市场过程中,发挥狼性,与陷入经济危机中的竞争对手(思科、爱立信、北电等)开始市场竞争。

实际上,2000年中国的宏观经济虽于底部波动,但已经开始出现了良性好转的迹象。

2001年9月,911事件突然发生,美国将注意力放到了反恐,并加强和中国的合作。

当年的12月11日,中国正式加入WTO,同时中国取消分房制度全面铺开商品房;另外,政府开始投资基建拉动经济,至此拉动中国经济马车由过去单纯的内需变为后来的三驾马车,广阔的全球市场和遍布全国的基建、商品房让中国经济迎来了一个高速发展期。

就在任正非发表《华为的冬天》的这一年结束之际,中国GDP成功占到了世界的4%,位置排到了全球第六。


2004年第二次警告

2004年,中国信息产业正逐步转变为低毛利率、规模化的传统产业,电信设备厂商已进行和将进行的兼并、整合应对这种挑战。当年三季度,任正非发表了长达13000字的讲话稿,并提出“华为要注意冬天”。讲话稿中,任正非检讨、审视了华为目前遇到的严峻困难,称这场生死存亡的斗争本质是质量、服务和成本的竞争。

这一年,国土资源部颁布第71令,规定2004年8月31号以后所有经营性用地出让全部实行招拍挂制度,即所谓的”831大限”。

从此,中国房价正式开始腾飞,加速上涨,一骑绝尘!

第二年中国汇率改革,2005年7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自即日起我国开始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

从此,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朝着增加汇率弹性的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并且之后的几年里,中国的GDP增速保持了稳定的2位数增长。


2008年第三次警告

2008年底,任正非第三次提及“冬天”,并提醒员工“经济形势可能出现下滑,希望高级干部要有充分心理准备。也许2009年、2010年还会更加困难”。

2008当年受次贷危机冲击,引发全球金融风暴,中国出口急转直下,从年初的超过两位数增长迅速回落至负增长,且工业生产大幅下滑,发电量零增长,大量中小出口企业关闭,沿海地区失业潮出现。

2008年11月,4万亿政策出台,一举扭转经济状况,中国经济重回稳定增长。


2016年第四次警告

2016年12月2日,华为以总裁办电子邮件形式在内部发布了《任正非在质量与流程IT管理部员工座谈会上的讲话》,任正非指出,“金融危机可能即将到来,一定要降低超长期库存和超长期欠款。”

前一年的2015年,华为销售收入还只有3950亿元,2017年便突破6000亿,达到603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7%。

这一年,华为中国市场营收2005年后首次超过了国际市场,占比50.5%;孙亚芳和任正非分别卸任董事长与副董事长,由梁华和孟晚舟接任,而轮值CEO制度也改为了轮值董事长制度。

2017年的中国整体状况也是精彩纷呈,4月,雄安新区成立,同时中国首艘国产航母下水;2017年的4月也是营改增试点一周年,累计减税近7000亿;5月,中国研发出了量子计算机,“一带一路”峰会召开;12月,国产大型客机C919首飞。

时间来到2018年,中美贸易战正式打响。

2020年初,全球突发疫情,全球经济开始失速。


2022年第五次警告

8月23日,华为内部论坛发布任正非的《整个公司的经营方针要从追求规模转向追求利润和现金流》,指出:“把活下来作为最主要纲领,边缘业务全线收缩和关闭,把寒气传递给每个人。”火遍全网。

实际上,大部分人能忽略了任正非全文里提到的时间节点:

  • 华为应改变思路和经营方针,从追求规模转向追求利润和现金流,保证渡过未来三年的危机。

  • 华为对未来过于乐观的预期情绪要降下来,2023年甚至到2025年,一定要把活下来作为最主要的纲领活下来。

  • 我们的生命喘息期就是2023年和2024年,这两年我们能不能突围,现在还不敢肯定。

在任正非眼里,危机大约还需要延续到2024年,最晚2025年。

实际上,从2020年新冠疫情以来,整个经济形势已经开始了逆转,这是个连盲人都看得见的事实,假设最晚至2025年危机解除,那么当下其实已经时间过半。

也就是说,本次任正非的警告和前四次警告,并无例外,又大致处于最底部,而曙光其实即将出现。

当一个企业家自己扛过了最黑暗的时候,知道快要开始反弹冲刺了,这时候喊出这样的话,一方面是继续给自己加把油、不要松懈,另方面如果能吓退一些友军或博客户更多的同情与让步,那更是锦上添花。

再认真看图,你可以发现,任正非的每次警告和A股低点基本吻合。

那么未来,应该是要乐观一些了。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儿发表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