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教,父之过

楼脆脆.jpg

在中国,建筑工程领域是安全事故的重灾区,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生命命丧建筑工地。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0年各类生产安全事故共死亡79552人,经济损失更是不可估量。从2009年发生在上海的“楼脆脆”到2010年郑州的“桥脆脆”,低劣的工程质量一再地刺激着大众的眼球和心理,然后每一次工程事故之后,媒体和大众的责难总是指向所谓的黑心承包商和建筑施工队,稍微理智一些的话最多再捎上一个监理单位。但其实以我在工程行业从业10多年的经历,我可以郑重的告诉你,所有的工程事故,如果要追根朔源的话,90%的责任都在建设单位和业主身上!所谓子不教,父之过也。

大哲学家冯友兰曾经说过:家族制度过去是中国的社会制度。传统的五种社会关系: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其中有三种是家族关系,其余两种虽不是家族关系,也可以按照家族来理解。君臣关系可以按照父子关系来理解,朋友关系可以按照兄弟关系来理解。家长制是中国几千年来的社会文化习惯,至今犹存。企业需要一个家长式的领导,政界需要一个家长式的领袖,家长承载着一切责任和义务。在一个工程项目了,业主是真正的家长,是大当家,建设单位是业主的代理人,也算得上是个二当家了。而里面各个方面的施工单位则是儿子,监理单位则是家长派来看管儿子们的管家。

出现工程质量的原因很多,从表面上看基本是施工单位的偷工减料、技术方案不过关、劳动力缺乏经验、干活不认真,监理单位不尽责把关不严。排除一小部分真正的黑心承包商的无良行为,大部分的这些表面原因其实内在都是由于业主引起的,而且这些原因已经跳出了工程之外,本就是一些社会体制问题。我把深层次的原因归结为以下三点:就差钱、赶工期、关系户。

一.就差钱

随着信用经济的泛滥以及过度追求经济效益,现在的业主恨不得有1分钱要盖2分钱的楼。同时随着业主的专业人才越来越多,业主甚至都可以直接和设备材料供应商取得直接的沟通渠道,掌握最真实的材料价格。因此在招投标的模式之下,更多的投标单位陷入了疯狂的恶性竞争之中,可以说大部分的几千万以上的大项目,中标价几乎都是微利或者亏本。尽管关系在其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但是低价也是业主最直接的目标,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大部分承包商尤其是民营承包商,现在的模式基本都是亏本进入,然后想尽办法利用设计修改来靠在增加帐部分增加企业利润。但这种模式本身就是极具风险和不合理的,因为业主也不是傻瓜,不可能因为增加了一个螺丝钉而多付给你2000元,承包商当然是想尽办法偷工减料减少成本了。

对于施工单位而言,质量是生命的底线和品牌,任何一个有着长远计划的施工单位都愿意提供优良的建筑产品。但企业毕竟是一个经济体,必须活下去并追求利润。因此怎样在低价和质量之间做出精妙的平衡,便成了每一个项目经理必备的功夫。

二.赶工期

中国经济发展的增长速度是世界领先,中国建筑工程的建设工期也是世界领先的。太多的献礼工程、面子工程、领导工程以及奥运工程、世博工程,当我们看到一座座高楼大厦快速地拔地而起,我们是否想过这些建筑工期如此之短会不会违反了科学的施工工艺?这种超常规的建设速度会不会影响到工程质量?我想绝大部分业主即便想到也不会去关注这个问题,业主关心的是如何尽快地投入使用,收回成本,降低投资回报期,给领导一个交代,给财务报表一个交代。

对于混凝土工程的扎钢筋、浇注、养护工序,对于管道工程的安装、试压、回填土工序,都需要前后衔接和时间的,如果时间过紧,唯有压缩原有的工期或减少工序环节,这样的做法都会直接影响到最终的工程质量。现在的工程没有一个不是赶工期的,所谓的高速度必将带来无数的问题。

三.关系户

这已经不是一个纯粹的工程圈内部问题,而是发生在各行各业的系统问题。一个项目的承包商下面涉及到众多的材料供应商、设备供应商和劳动力分包商,每一个分包商的产品质量直接决定了最终的工程质量。但是,你以为每个承包商面对下面每一个供应商都有着十足的管理权力吗?我告诉你,这些供应商和分包商大部分都是来自业主、建设单位、监理单位甚至是自己单位的一些关键人物和权力人士的关系户,有些你根本就惹不起。当你遇到一个业主介绍的关系户的质量不好的时候,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地去帮他擦屁股,否则到了下个月当你去向业主申请工程进度款时,你面对的绝不会是好脸色。而业主工程款的拖欠又使你成了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黑心包工头,于是施工单位经常便“被黑心”。

关系户的另一个效应就是但凡你能跟业主有点关系,你就能拉着虎皮另立山头,随便代理一些产品,随便找几个农民工,就能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所以,老板越来越多,熟练的劳动力越来越少;没听过牌子的材料和设备越来越多,材料质量越来越差。农民工的总数是基本恒定的,农民转变为农民工必须有一个稳定的培训体系,但是工期不允许,这么多的老板也不允许,所以基本上都是拉来就要用,用一句行话来说就是“扔下锄头,拿起榔头”(刚刚在农田里让下锄头,就在工地里拿起榔头干活了)。

活到这里,似乎都是业主的错,好像监理也应承担责任。业主在选择监理单位的时候,也要招投标的,也是看关系和价格,监理单位好不容易接到一个活,更加不敢违背业主的意思了。只能定期发一些没有用的整改单,以防出了事故别人秋后算账。上海闵行区的楼脆脆就是一个鲜活的案例,监理出了整改单也没用,业主的工期摆死在那里的,施工单位不做也要做。

但我们看到问题的时候,如果能够考虑到深层次的原因,才更加有助于我们看清楚问题的本质,也才能想出解决之道来更好的解决问题。我们习惯性批判的对象,也许都只是表面的替罪羊。儿子犯了错,必须把父亲叫出来一起解决问题才对!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儿发表您的观点。

关于博主

博主阎栋,初入社会从事工程管理行业10余年,后曾涉及投资、金融,现互联网创业中,兼多家家居媒体专栏作者。

爱阅读爱思考,用思考丰满人生,借分享共创价值。关注我,我就是你的朋友!

QQ群:122026689

约稿:myyandong@163.com

与我互动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最新留言
网站收藏
友情链接
图标汇集
  • RainbowSoft Studio Z-Blog
  •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聚合
文章归档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