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熊取胆将人类逼入逻辑死角

红熊取胆.jpg

刚一进入2012年,便有2个极具争议性的话题摆在公众面前,一个是真假韩寒之谜,一个是归真堂上市之争。之所以说极具争议性,是因为正反两方都有道理,除了少数真理分子之外大多数人甚至不知该如何判断的。真假韩寒之谜也许能随着真相的最终揭露而慢慢平息,但归真堂活熊取胆事件却不一定会因最终是否上市而尘埃落定,因为它涉及到的不仅仅是简单的道德、上市、动物保护、公益事业等话题。如果你深入考虑,它其实已经直逼人类生存的本质,即当人类的生存权益和大自然的权益发生矛盾冲突时该如何取舍,这样的取舍有其自圆其说的依据吗?

对于归真堂的争论众说纷纭:

有的支持者认为从法理上来看,归真堂所做的并没有违反任何现有的法律法规和上市规定,只要一家公司符合上市条件,能为股东带来财务回报就应允许上市。但反对者提出现在的合理不代表以后的合理,对于一个日后势必被逐步取消的行业公开上市会对社会产生负面影响,必须增加道德的上市门槛。从这个角度,反对者似乎过于牵强,道德或者伦理只是一种社会规范,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不断的适应着当前的行为,纯粹以道德的理由来限制人类的各项活动过于教条和死板。在古代某些贵族皇室还以近亲繁殖为荣,在现在看来却是严重的违反了科学和人类基因的改良。

有的反对者认为从生态环境来看,活熊取胆过于残忍,违反了人类应该爱惜动物保护大自然的美好动机。但支持者提出,熊兄弟们生活在饲养场里各方面条件都好于森林,其实不亦乐乎?况且人类杀鸡宰牛不都是一样,难道吃肉就合理,取胆就羞耻?从这个角度,似乎支持者过于牵强,首先熊是国家保护动物不应该作为人类的猎物,其次动物保护一定是遵循着从难到易的路径,如果连熊都保护不了还何谈保护鸡鸭猪牛?人类吃鸡吃牛不能成为继续吃更多的其他动物的理由和依据。

有的支持者认为活熊取胆就相当于在熊身上做了一个瘘,就像人身上的人造肛门一样,适量的引流(归真堂一直强调的是“引流”而不是“取”,言外之意熊是主动为我们贡献胆汁而不是人类主动索取)一些胆汁对熊并不会造成任何不适,某会长更是宣称取胆就像挤奶一样熊很舒服。但反对者提出,子非熊,安知熊舒服?其实支持者也可提出:子亦非熊,安知熊不舒服?熊到底舒服不舒服,这其实是一个无限循环的问题而没有标准答案。就如同2个男人探讨女人分娩时究竟是痛苦大还是快乐大、异性恋讨论同性之间到底有没有真爱、无神论者讨论耶稣到底是不是上帝。但就取胆汁一事,支持者仍然过于牵强,因为胆汁毕竟是熊身上的正常组成部分,再严谨的实验也无法给出结论说拿掉一部分胆汁对熊没有伤害。更何况人造肛门流出的是排泄物,熊的取胆管流出的是胆汁,这两者之间根本没有可比性。

还有些支持者从阴谋论的角度出发,认为不排除由西方资金赞助的种种动物保护基金打着动物保护的口号实质上想打击中国的中药产业的可能性,并宣称“痰热清注射液主要原料是熊胆粉。痰热清注射液继成为抗非典、流感、人禽流感、甲型H1N1流感指定药物后,又被卫生部制订的《手足口病诊疗指南(2010版)》列为重症用药。假如打掉熊胆粉生产的厂商,这种产品是无法快速生产的,将直接影响到我国的疾控的安全性”(引自猴王博客)。这里面显然有一个逻辑问题,熊胆粉作为重症用药的组成成份并不能说明熊胆粉就不可替代,也许有其他一些人工研制的中草药可以完全替代熊胆粉进而不影响痰热清注射液的生产。况且事实是2009年国家药监局已明确将熊胆列入重要生产限用范围、严控濒危药材新药注册,以及大量消耗熊胆粉的痰热清注射液不能入选 《基本药物目录》等事实。

看样子所有的声音根本无法统一和调和。

无论如何,归真堂能否上市只是一个简单的事件,但活熊取胆这个产业是否合理却是一个值得玩味的话题。从这个问题深究下去,我们发现,真正的问题是:作为处在地球生命生物链顶端的人类,在自然环境日趋恶劣的情况之下该如何面对其他生命和大自然?

达尔文进化论的坚定的伪粉丝们认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则,“丛林法则”不但适用于原始森林,更适用于竞争激烈的现代人类社会。人类依靠掌握的先进科技手段就开始对大自然进行肆无忌惮的侵略和掠夺,当然幌子是为了保证人类获取更好的物质生活条件。然而,一旦人类拥有足以毁灭整个地球的能力之时,合理使用和过度攫取之间的界限就不再那么模糊。其实,这种能力只能用来自证自身行为的合法性,却并不能代替道义上的合理性。生物界确实有弱肉强食,但老虎也仅仅是在饿了的时候吃一个羊(一年能吃几头羊?),这并不足以破坏大自然的生态环境,它不会像人类,除了羊肉之外,还无时不刻还惦记着羊皮、羊毛、羊奶和羊脂。

按照进化论的观点,现有的所有物种(当然也包括了人类)都来源于共同的祖先,单一的物种随着环境的不同进行着自然选择,进而分化成不同的物种。也即是说,物竞天择指的是不同的物种在大自然环境中的适应、进化和改良,而不是各个物种之间的个体竞争。从分子和细胞的层面来说,我们和熊甚至牛羊都是兄弟,他们之所以成为动物,我们之所以成为人类,是因为各物种对不同自然环境的适应性进化,而不是为了成为我们的食物而进化。当我们科技足够发达、意识足够发展的时候,我们应该在是否延续保持古老的食物链问题上做出选择。换句话说:人类该在足够进化之后对地球承担起责任,否则进化成高智商生物的意义何在?

当然,反对者可以说“我们花了几万年时间爬到食物链顶端,不是为了吃素”,这当然只是一句笑话,因为爬到食物链顶端不是进化的目的,只是客观结果之一。况且我们还未处于食物链顶端,食人族和病菌也许才是顶端,因为他们还能吃人。

对于支持活熊取胆的人来说,人类如果有权利自由剥夺其他生命就等于承认人类这一个高级生物相对于其他生物具有合理的优越性,进一步等于承认了生物之间有着高低贵贱之分。既如此,蟑螂臭虫、鸡鸭牛羊和黑熊、狮子之间也就存在了高低贵贱和种族等级之分,那么就不能把活熊取胆和宰杀猪羊进行同等的对比,人工饲养的大批低等动物怎能和数量稀少的高等动物相提并论呢?至此,人类将陷入一个逻辑的死角而永远无法自圆其说,除非我们宣告人类作为一种单独的物种,已经完全脱离了生物界,人是生物界之外的,而非生物界的组成部分。但很显然,这只是一厢情愿的主观愿望,人类只是生物界的一员,而不是神。

在控制欲望和放任欲望之间,人类只能选择一条路。控制欲望代表着某种责任感,包括与大自然的和谐相处、包括合理而不是无止境的利用其他物种。放任欲望代表着不断地向自然环境索取,代表着冲突和矛盾、代表着在地球资源夺取干净之后继续向外星球发展。政府、大集团、既得利益者们往往选择的是后一种路线,因此电影阿凡达不是科幻而是不久的现实,人类在和动物斗争、和人类互相斗争之外,接下来的就是和外星人的斗争,这是欲望向外无止境扩张的必然结局。

最后,我想表明我的观点,那就是我反对活熊取胆,不是因为熊胆粉不重要,而是因为这是人类回归自然的重要一步。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儿发表您的观点。

关于博主

博主阎栋,初入社会从事工程管理行业10余年,后曾涉及投资、金融,现互联网创业中,兼多家家居媒体专栏作者。

爱阅读爱思考,用思考丰满人生,借分享共创价值。关注我,我就是你的朋友!

QQ群:122026689

约稿:myyandong@163.com

与我互动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最新留言
网站收藏
友情链接
图标汇集
  • RainbowSoft Studio Z-Blog
  •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聚合
文章归档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