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想曲

人类起源.jpg

不知是出于什么样的一种原因,我对探求本源的事情特别感兴趣,这是我最大的爱好,却也是我成年很久以后才发现这条主线的。上高中时,我附庸风雅的对哲学产生了兴趣,但由于时间、思想和知识面所限,也仅仅是装逼般的死记硬背一些例如二元论、唯物、唯心、辩证、形而上学等等之类的名词,当时觉得哲学真的很枯燥。工作以后,随着阅历和知识面的增加,再看些哲学方面的书时,总算感觉稍微轻松了一些。但是在看柏拉图全集时,还是被里面翻来覆去喋喋不休的对话和辩论所击倒,当然这也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基础:那就是日后在工作上和别人吵架或辩论,我都能思路清晰、沉着冷静的没理也找三分理出来。其实我感兴趣的不是哲学本身,而是哲学想要回答的那些终极问题,即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但其实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就如同流行的那句过程比结果更重要,答案并不重要,在思辨的过程中你得到了什么也许更重要。

于是我转而对宗教发生兴趣,一般而言,知识越多越不太容易信仰宗教,因为知识分子们在相信某一件事之前,必须要让对方先说服自己才行。宗教虽然解释了我们现在所处的世俗世界的大多数现象,但是对于终极问题仍然避而不谈,上帝创造了人类,但上帝又是从何而来?三千大千世界又是从何而来,有谁创造的?宗教无法给出“科学”的答案,只是强调,信仰就是无条件的去相信,信之则有,不信则无。

物理学似乎取得了比较大的突破,科学家们制造出雄伟的对撞机,力图把粒子击破击破在击破,一边寻找出世界最基本的组成单位。但似乎这个事情根本就没有尽头,每隔一段时间,人们总能对撞出更小的粒子来。而弦理论恐怕早就预示了我们想要的答案,即世界构成的最小组成单位不是什么粒子,而是一段段弦,我们可以唯美地把它想象成一段段唯美的乐章或者波段,也可以把它想象成最基本的能量弦,波粒二象性也告诉我们基本物质既会是粒子也会是波的。也许世界就是由弦的不同振幅所造成,有时变成意识,有时变成物质,所谓唯心和唯物只是旁观者的角度不同而已。

当然,无论是哲学、宗教还是物理,似乎都离我们的现实生活太过遥远,同时也够枯燥无味的,只有一个平行宇宙能否引起人们无限的遐想,人们可以通过遐想之前的某个时刻宇宙发生了分叉,同样的你在另一个时空中艰苦奋斗变成了又一个巴菲特或者御女无数的皇帝老儿。

于是我不可避免的喜欢上了宏观经济,如果不能找到宇宙和世界的规律和真理,那么我想找到现实经济社会运行的规律。确实,经济有其自有的内在机制和规律所在,货币、供需、市场、商品这些所有的参与者们共同营造了我们现在商业社会,人们已经能够把握其中的一些规律来干涉或者说管理整个宏观经济的运行。但我却又发现,其实经济根本无法独善其身,躲在经济走势背后的似乎是政治这个阴险的操纵者。从阴谋论者的角度看,所谓的汇率、商品价格、货币量、宏观走势其实并不真正受到经济规律的掌控,而都只是政治团体、经济寡头们博弈的前台演员而已。这不,前两天就爆出了,所谓的LIBOR(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也是金融寡头们人为操纵的结果,悲观地看,什么GDP、CPI、货币政策等等数据或政策都只是政治人物们想让他处在这个位置而已。金融危机仅仅是因为大佬们的口袋张的够大了,该击破泡沫落袋为安了,而某个国家突然发生大的经济危机也仅仅是因为某些阻击手该让你放放血了。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也许经济也仅仅是金字塔顶端的大佬们搜刮和控制广大人民的有力武器。

哲学、宗教、科学、宏观经济,这些学科都力图从各个方面找出世界的本源,找出世界运行的绝对规律,因此我对他们都非常感兴趣。是的,找出本源,这就是我的兴趣所在。但只是不知道,在可预见的未来里,能否得偿所愿呢?

我来说两句!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儿发表您的观点。

关于博主

博主阎栋,初入社会从事工程管理行业10余年,后曾涉及投资、金融,现互联网创业中,兼多家家居媒体专栏作者。

爱阅读爱思考,用思考丰满人生,借分享共创价值。关注我,我就是你的朋友!

QQ群:122026689

约稿:myyandong@163.com

与我互动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最新留言
网站收藏
友情链接
图标汇集
  • RainbowSoft Studio Z-Blog
  •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聚合
文章归档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